全国免费电话:400-0620-9800

公司新闻

梦想实现前,结婚五年后

文章来源:jj斗地主官方网站

找真爱,要趁早

看电视的时候,沈霓看到一档征婚节目里,自信的女孩甩着黝黑的马尾,眼睛里闪着灵巧的光,她对在场的每一位男嘉宾说出了自己爱的宣言:我在丽江,若有本事,要么带我离开,要么陪我留下。

沈霓看了一眼她的年龄,22岁。

心里有些不屑,这么年轻就来找老公,还真怕自己嫁不出去呀。可是又一想,22岁,她已经跟郭伟结婚了。不由得暗自发笑,是谁规定太年轻的时候不可以寻找爱情,起码年轻的时候有力气,有勇气,有那种跳进黄河都能认定自己淹不死的决心。沈霓就是靠这些跟郭伟结了婚,她很后怕,时常想如果当时没有抓住郭伟,耽误了自己最灿烂的年华,也许往后,她就找不到真爱了,也许她会将就,会凑合,会像这节目里的大龄剩女一样来征婚。但她觉得那些都不是真爱,是秀出来的火花,没法长久,所以真爱还是要趁年轻的时候找,在你还愿意,还相信的时候,你会做出一些日后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比如,为了爱情远走他乡,或者,留在他乡。

节目最后,女孩没能找到一个愿意陪她留在丽江,或者带她走的男人。在场的男士喜欢她的都畏畏缩缩,不想丢下自己现阶段稳定的职业,人已经变得如此现实。沈霓的结论是,并不是所有女孩儿在22岁时,都能像她一样幸运。

沈霓的确幸运。

22岁时与同在一家单位实习的郭伟相识、相知、相爱,但家里并不同意,只因沈霓是西安本地的,而郭伟是北京的,他本来也是要回北京,更想带沈霓回北京。只是沈霓的父母不想女儿嫁那么远,百般阻拦,终于妥协。当然,最后妥协的是郭伟,他放弃了北京,留在了西安,迎娶了沈霓。

婚后5年,当浓情蜜意变成了相濡以沫,当激情四射变成了柴米油盐,当他们熟悉彼此如同另一个自己时,沈霓倒开始回忆了,她在回忆自己是怎么爱上郭伟的。

当初的笑

郭伟下班后就累得倒在了沙发里,以往的这个时候,沈霓一定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笑意盈盈地等着他吃饭,但今天餐桌上连根黄瓜都没有,饥肠辘辘的郭伟伸着脖子喊:“老婆,老婆,饭呢?”

没人回应,他又去卧室看,果然,沈霓正坐在床上翻看什么东西入了神,压根没听见他叫她。

郭伟走过去,正准备叫她,才发现沈霓正在看一张照片。那是他们实习快结束时一起照的,郭伟笑得很开心,嘴角翘得老高,像没心没肺的少年得到了心爱的礼物一般。他自己也看呆了,有多久没这样笑过?

沈霓发现郭伟时愣了一下,随即问他,老公,你记得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吗?郭伟歪着脑袋想,实习结束?你同意做我的女朋友?

沈霓说不是,是因为,我同意跟你一起回家,回北京。

郭伟也想起了那段日子,他们风风火火地计划着回北京。郭伟告诉沈霓,北京是最有活力的城市,那里的人怀揣着压力与梦想,在地铁里,在公交里,在通往自己岗位的拥挤电梯里,一天天地完成着自己的梦想。虽然有时会累到胃也抽筋,但都是值得的,你会实实在在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在活着。

沈霓向往那样的忙碌。她从没那样忙碌过。

她问郭伟,你的梦想是什么?

22岁的郭伟对沈霓说,我的梦想是成为建筑师啊。

沈霓崇拜地拍手,好好,那我就是建筑师的老婆。

可五年后,沈霓没能成为建筑师的老婆,郭伟在她父母的反对下为她留在了西安,在一间公司里做预算员。他们没有什么压力,因为沈霓父母在西安有两套房,他们住一套,父母住一套,他们不用挤公交,更没有地铁。他们攒钱,买了自己的车,周末的时候,他们甚至有闲情逸致到郊外自驾游。

但这样的生活让他们忘记了最初的梦想。建筑师,这三个字好像已经忘记了怎么写。郭伟承认,偶尔等红灯时,他会想起那时的豪言壮语,但绿灯一亮,他便只能一路驰骋着回家,将过去的岁月抛诸脑后。

而沈霓只有在郭伟最爱看的有关于建筑的杂志跟电视节目里寻找端倪,她有时会自责,怪自己的爱情扼杀了他的才华与拼劲。其他同学都笑话他入赘了,沈霓还据理力争,但他什么都不解释。他不让沈霓上班,把自己的工资卡让她保管,他对她说,只要你明白,我是为了你才留下来的就好。

这句话听着甜蜜,但来来回回一想,沈霓觉得,还是话里有话——他是想回北京的。二人都从各自的遐想中回过神,手里攥着照片的沈霓问郭伟,你还想回去吗?

郭伟问,哪?

沈霓激动地说,北京呀。

郭伟想了想,只是说,我饿了。

意外的惊喜

第二天郭伟下班,沈霓就像兔子一样跳了过来,她笑嘻嘻地接过郭伟的包,神秘兮兮地说,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他们的日子里,已经很久没有惊喜了。郭伟来了兴致,他说什么惊喜啊?

沈霓让郭伟闭上眼睛,伸出手,不一会儿,郭伟就觉得自己的手掌里多了两片叶子一般轻盈的纸张,他睁开眼睛,竟然是两张十天后去北京的火车票。

郭伟惊得说不出话,沈霓把自己塞进他怀里说,五年前你为我牺牲了梦想,现在,是时候我陪着你完成梦想了。

沈霓以为郭伟会紧紧抱着她,高兴地答应,然后立刻辞职收拾衣物带她走,但郭伟推开她,看上去很累,他问她,想旅游么?等我休年假的时候吧。

沈霓的眼前像是有一棵树,被闪电劈成了两半。

她拿着车票在郭伟的眼前甩啊甩,继续重申一下她的目的,不是旅游!是去北京工作,生活!

郭伟瞥了她一眼,像是在嘲笑她的安排。他问她,你父母怎么办?他们不会同意。沈霓举起三根手指,跟郭伟发誓,她会说服他们。只要说服了他们,立刻就能走。

郭伟并没有领情,反倒说出了沈霓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他说,我的工作怎么办?沈霓像泄了气的皮球,靠在了沙发上,她没想到郭伟会拒绝,几年的慵懒生活已经成就了他的惰性。他说沈霓,这已经变得不现实,他在西安有了家,有了自己的朋友跟亲人,还准备把父母也接过来,现在回北京,就要重新开始。

看似语重心长,但却无法消灭沈霓心中的怒火,她气呼呼地进了屋,关上门,不跟郭伟说话,也不吃郭伟叫的外卖,冷战一直持续到半夜。她恍恍惚惚觉得身体一暖,原来是被郭伟轻轻地抱着,像梦呓一般,他贴着她的耳朵说,谢谢你,老婆。

沈霓的眼泪瞬间打湿了枕巾,原来他是理解她的良苦用心的,只是不想再次奔赴一个未知数。

再活一次

郭伟被沈霓闹得再也无法专心工作,虽然嘴里说他不动心,但其实他的脑子里已经被那两张方方正正的火车票填满,心里跳出来两个天使,一个告诉他,去吧,去吧,去重拾梦想,远走高飞。另一个告诉他,稳定的生活得来不易,你真的愿意重新开始吗?

郭伟看着自己做了五年的工作,数字,数字,还是数字,这本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他向往那些长长短短的线条,渴望将它们组合成一幅完美的设计图。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向领导请了半天假,然后立刻开车回家。

看到沈霓像是看到了救星,多年前的激情好像又回来了,他问她你没退票吧。

沈霓一头雾水,她说没有啊。

郭伟松了一口气,说,那好,咱们可以去北京了。

沈霓问他,我爸妈怎么办?

郭伟说,说服他们。

沈霓说,那你的工作呢?

郭伟说,辞职!

沈霓几乎高兴到尖叫。他们开始马不停蹄地通知亲朋好友,所有人表示难以理解,不明白他们在折腾什么;倒是沈霓的父母很豁达,大概是对当年的阻拦心怀愧疚,很痛快地答应了他们。

两个人又回到了最初,热火朝天地彻夜长谈,计划着回北京之后的生活,他们也许要吃以前从没吃过的苦,为了奋斗,也许暂时没法要孩子,沈霓问他怎么又突然答应了。其实郭伟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或许他心里的那颗小苗都没死去,是沈霓又让它们重新得到了雨露,从而新生。他们好像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要再活一次。

打回原形

以病假的借口请了两天假的郭伟来到公司,看起来神清气爽,领导问候了两句后把他叫到办公室,他想正好,可以把辞呈交上去。但他没来得及交辞呈,领导就问他,想不想升职。

这几个字在郭伟的脑袋里转了好几圈,他有些晕,一时忘了很多事情。他忘了沈霓兴奋的脸庞,忘了那两张火车票,他突然想起来,升职这件事,他可是已经申请快一年了。

于是他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当然想了。

领导露出会心的一笑,他让他这阵子注意自己的言行,认真工作,上面考察考察,应该没问题。

“应该没问题”这几个字像魔咒一样,让郭伟有些晕眩。他开始衡量,升职以后,他就是公司中层领导,为什么还要去北京那乌烟瘴气的城市重新开始生活呢?他完全有能力把父母接到西安,共享天伦之乐。

他的钱包里装着那两张轻飘飘的火车票,他在心里盘算,还有7天。一切还来得及。

不甘苍老

不出所料,沈霓气坏了。

不用郭伟去退票,沈霓气得把火车票撕得粉碎。电视里在重播那天的征婚节目,她觉得现在郭伟就像那些男嘉宾一样懦弱。

北京一事告吹,一星期后,郭伟升了职,薪水翻了一倍,那场以梦想为名义的出逃看起来就像一出闹剧。在给郭伟庆祝升职的派对上,沈霓还是有些高兴不起来。郭伟看在眼里,心里也不痛快,只能用酒精麻醉自己。

不一会儿,他就喝多了。

宾客都走了之后,沈霓不情愿地收拾着残渣剩饭,恍惚听见醉了的郭伟在喊她,老婆,老婆。

她小跑着过去,看郭伟醉得一塌糊涂,心想,升了职,毛病也多了,居然喝这么多酒。

嘴里虽然嘟囔着牢骚,却还是细心入微地照顾着,她又是给他擦身,又是擦脸,突然听见了一句对不起。

很浅,却又很清晰。

沈霓无声地哭起来,她想起刚才朋友劝她,郭伟真的不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了。虽然他不老,但已经被你过早地拽入了婚姻,过去的梦想已经失了真,再去捡回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朋友还很直接地说,你就庆幸吧,你在22岁时遇见了郭伟,那时的他肯为你抛弃现实,如果是现在呢?他还会吗?

事实证明,他不会了。

现在的郭伟,只是一个有家庭的男人,他心心念念的,只是想让自己的亲人,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沈霓不生气了,也不可惜了,她静静地靠在郭伟身边,感受他的心脏跳动,这场风波让他们真正安定了下来,她想,是时候把公公婆婆接过来了。

版权所有:jj比赛官方下载

Copyright © 2014-2016 厦门德润珠宝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    咨询热线:400-0620-9800